【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

2020-06-12 1W访问
【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好野人在乌布】不!这不是我的小三儿

当JJ问我:“你愿意陪我到健康的大地妈妈(Bumi Sehat)分娩吗?”我连一秒也没想地满口答应:“那当然!能参与并见证传说中的温柔自然分娩,绝对是我莫大的荣幸呀……”就在我答应当她的陪产妇那会儿,我暗自在心中许诺“我答应你,我绝对会花言巧语地哄你“娃儿马上就要出来了”,我绝对会尽力骗你,以便让你以为这痛只要再忍一忍就过去,因此不需借助药物就能把娃儿生下来的~”

好吧!我承认在生哥俩时往脊椎注麻醉药止痛绝对是我心中永远的“靠!”。想当年怀好野哥时,读遍方圆百里内所能触及的生产相关讯息,为了自己日后的健康老本儿,对自己唯一的期许就是“我绝对不要在脊椎注麻醉药!”结果咧?结果当然是在我痛到不行时,忍不住咨询身边那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助产士:“请问还要痛多久呀?”助产士听了我的问句,非常尽责认真地研究起我身边各种哔哔作响、能侦测胎儿心跳、读取阵痛频率与强度的先进仪器报告,接着一脸认真严肃地答:“可能还要再十个小时吧……而且会越来越痛哦……”十个小时吗?越来越痛吗?来呀,笔拿来!身体未来的副作用未来再看着办!我要马上签字往脊椎注麻醉药啦!结果咧?结果当然是注了麻醉药后不到两小时,好野哥就溜滑梯到地球报到了。

没想到  我需要在产房骗她个三天两夜

靠!凭姑奶奶我超强的耐痛力,要是当年那位助产士每隔三五分钟地就宽慰(哄骗)我:“很快了,这痛只要再忍一忍就过去了, 娃儿很快就会生下来了……”我生孩子根本就不需借助麻醉药嘛!我从生孩子那会儿没人愿意哄骗自己的个人经验中得出的最大陪产体验就是:人呐,在某些非常时机(阵痛,绝对包括在内),真的很需要有人愿意不断地、再三地来帮忙哄骗自己呀!我抱着这样的自我期许陪JJ进产房时,绝对没想到我需要在产房骗她个三天两夜,哦,我的老天儿!60个小时的阵痛!要连续60个小时哄骗待产妇“很快了……再痛一会儿,孩子马上就要下来了……”我?是怎幺办到的?

当然不是我办到的!!!

JJ生孩子的地方可是位于乌布,印度尼西亚鼎鼎有名的“健康大地温柔自然分娩中心”,对比我在新加坡的“工厂式”生产过程,JJ从进产房到孩子出生,身上穿的是让产妇最舒服的“纱笼围一条”;口中吃的是“只要吃得下,就尽量吃随便吃尽管吃”;VIP级的待产房空气流通、光线柔和、窗外就是鸟语花香,每一位助产士都是抱着“你慢慢来,我们等你,有什幺需要尽管说。”的全程温柔陪伴……

“我以为温柔自然分娩的‘温柔’指的是产妇只要痛一会儿,完全没想到指的其实是分娩中心对待产妇的态度超级无敌温柔呀!”JJ说。

“嗯嗯……对呀!这中心对产妇的尊重与体贴,真的很感人、很温柔……哥俩当年要是能在这儿出生,我就绝对不需要在脊椎打麻醉药的‘忍一忍就会过去了’,要是哥俩能在这儿出生,那该有多好呀!”我轻抚着自己常常隐隐作痛的后腰答。

文/ 图:跳下崖后/姚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