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让孩子做决定

2020-07-12 8W访问

放手让孩子做决定

孩子的人生,爸妈没办法帮他们过,能做的,是培养他们做决定的能力,让他们面对人生的选择题时,能判断哪个选项最适合自己,这就是「顾问」角色的功能。

台湾很多家长喜欢也习惯决定孩子所有事情,从吃饭穿衣到升学校系、未来职业的选择,统统包办。孩子一旦习惯凡事由别人决定,就可能出现「选择困难症」,如果希望孩子具备做决定的能力,父母就要懂得放手,让孩子从小有机会做决定。

我和黑妈奉行「管越少越好」的原则,从小就放手让四个孩子决定自己的事情。到外头吃饭的小事,孩子自己决定吃什幺;升学这种大事,从申请学校到选择科系,四个孩子也都是自己决定。

美国的大学可以大二才选择要读的学系,立言申请到UCLA时说他想读工程,我们OK,但他物理不好,大一时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花在物理,成绩仍然不理想,升大二时他决定改读经济,辅修会计,我们也OK。

立言这是有「自知之明」,做了正确的决定;个性冲动的立国,则曾经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就要做攸关一生的决定,这种时候,爸爸妈妈一定要提供孩子充分资讯供他判断。

立国高中时是学校摔角校队,毕业时不少摔角队伙伴选择入伍服役,因为孩子们听说,自愿当兵退伍后,政府会提供奖学金让你读大学。立国心动了,觉得这是不错的选择,但我和黑妈可不这幺认为。当时立国正处叛逆期,坚持「做自己」,听不进爸爸妈妈的意见,黑妈就带他去见招募新兵的负责人,让立国直接了解状况。

在对方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下,立国简直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从军去。直到对方提到当兵有机会跑遍全世界,立国问可以自己选择去哪个国家吗?答案是「不行,必须听从部队的安排」,这时他犹豫了。由部队安排去处,他就没有自主权了,他很不喜欢这种任人摆布的感觉。最后他打消入伍的念头,乖乖申请大学去,进入UCI就读。

他大学读生物,毕业时同时申请上加州大学医学院及宾州大学医学院,拿不定主意读哪个学校。我和黑妈私心希望他选择加州大学,因为加大是公立的,学费比私立的宾州大学低很多,这是现实的考量,但我们没有告诉他,而是让他自己决定。

他去找大学教授指点迷津。教授说,他要是选择宾大,就应该去看心理医师,意思是他头脑坏了才会选宾大。为什幺?因为加州大学医学院是很有名很好的医学院,为什幺要捨近求远,去读远离家人跟朋友、学费又贵的宾大?教授这一骂,他茅塞顿开,选了加大。

立琍则是在进入罗耀拉大学法律研究所就读后,又放弃不读,成为逃兵。她一开始看两个哥哥都读了研究所,觉得自己好像也应该读个硕士。当她说想申请读法学院时,黑妈其实并不赞成,因为立琍个性比较强势,口舌伶俐、言词犀利,再读法律,可能就完全得理不饶人了,但黑妈什幺都没有说。

立琍顺利申请到罗耀拉大学法学院,都注册缴学费了,但新生训练时,她听教授描述法学院学生竞争是多幺激烈,「借笔记给没来上课的同学,可能让你自己出局」、「朋友越少,对你越有利」,她萌生退意了,她只是对法律有兴趣,并没有想成为律师,她也不要成为那种把同学踩在脚下往上爬的人。

她来问我和黑妈,她能不读吗?我告诉她,爸爸妈妈不会给她答案,她必须自己决定。但我教她一个方法:拿一张空白的纸,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在白纸中间画一条直线,左边列出继续读法学院的原因及优点,右边写下不读法学院的原因及缺点,再决定到底读不读。写完后,她发现「不读」的好处,比「读」的好处多得多,于是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才入学一週的法学院。

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做决定的历程,从小放手让孩子做决定,由简单的小事如吃饭、衣服的搭配,到困难的大事如升学、就业、感情、婚姻,循序渐进,孩子将在一次次做决定的过程中,摸索出用什幺方法做正确的决定。

摘自《养出好孩子,非「慢」不可》

放手让孩子做决定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Richard Stephenson,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