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

2020-06-12 9W访问
【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好野人在乌布】乌布美丽的一天

果然被我料中,圣泉寺只有我俩,我们伫立在沁凉泉水下冲洗着,把一身的热气都冲个精光……

在新加坡的日子,我们是靠泡公园与吃阿嬷煮的饭混过去的。终于又到了搭飞机回乌布的星期五。耶!耶!耶!忍不住就是要大呼三声表达心中的兴奋之情呀!乌布的日子是怎幺个美?来,让我介绍一下,我在乌布的一天:

星期六早上睡到自然醒,到厨房去煮了锅粥,两个星期前入住好野家隔壁的谭谭闻香而来,问:“好香,你怎幺煮的呀?”我答:“就麻油爆香老姜+小鱼干、虾米、干贝+米+水,滚一滚,就完啦……”谭谭赞叹道:“哇,海鲜粥耶!”对,我的一天是用“海鲜粥”开始的。吃了早餐,哥俩宣布:“我们已经用Instagram跟迪克约好去他家玩一整天了,请载我们去,好吗?”这种临时活动通知是什幺时候开始成为咱家常态的?我不想讨论,我比较愿意把时间用在“我也想要出去玩,我今天要请假一天,和谭谭出去溜一天,不当妈,可以吗?”当然可以。

他真的是长大了喔!

这天早上的第一个行程是到比萨很好的农夫市场去为家里那“空虚”了两个星期的冰箱采购“补给品”,看着眼前美丽新鲜肥美多汁的蔬菜,啊!那非笔墨所能形容的深深疗愈感呀,只能说:“生活在乌布,真好!”接着,我们决定骑上摩多拜访JJ。才两个星期不见,吉厘北宝宝何止大了三圈,把满满奶香的娃儿搂在怀里,啊!全身顿时酥软,JJ表示:“我每天看他,没感觉到他的变化,他真的是长大了喔(那当然,您到底日夜兼程地喂了他多少母奶呀)?真奇妙,这两天夜里,他睡着睡着,会忽然呵呵呵地在梦中大笑,偶尔还会发出‘妈妈,妈妈’的呓语(什幺?才两个月大的孩子?已经会‘叫妈妈’了?哇塞!这宝宝,是哪个大师投胎转世的吧),对了,我们傍晚打算到南部海边去,你们要是没事儿,也一起去玩吧?”

有人要带我们出去玩儿,那当然好呀!只是说话这会儿,宝宝想睡觉,为了不打扰她们母子的亲密时间,我对谭谭说:“出发去海边前,我们还有三个小时。这附近有个当地的圣泉寺,现在是‘非繁忙时段’,估计现场就只有咱俩,走!我带你去(裸体)洗圣泉。”果然被我料中,圣泉寺只有我俩,我们伫立在沁凉泉水下冲洗着,把一身的热气都冲个精光,皮肤上冷冷的清凉,让我肚子咕噜咕噜响,那就……再找个有冷气的日本餐厅,让带柠檬口味的当地啤酒,帮咱从里到外清凉个彻底呗……我们喝着、吃着、说着,JJ发来简讯表示“宝宝吃饱睡足,我们可以出发啰!”耶!耶!耶!浪大得不行、下水就是被浪打得狗吃屎的黑沙滩……咱来啦!

(也许您想知道,这天,当然是以超级海鲜大餐结束的。桌上摆的是绝对货真价实的整条!整条!整条!“大鱼、大虾、大花枝、大扇贝”,让早餐的虾米、小鱼干、碎干贝连车尾灯也望不到地被远远抛在后头。)

(文/ 图:跳下崖后/姚芳蕾)